一名失意小伙的迷茫之旅:川渝间徒步46天,一度山中吃野菜

更新时间:2022-09-22 20:31:34 阅读次数:

资讯内容

没有目标,没有方向,22岁的李成(化名)只是觉得需要出去走一走,就上路了。

这一趟持续了46天的旅程,犹如他此前几年漫无目的的生活。

今年7月中旬,李成背上行囊,带着仅有的500块钱,从重庆出发, 走了四五天后,才在网友的启发下确定了方向——四川成都。

他依靠手机地图,沿着乡村道路走。每经过一个或两个场镇就逗留一晚。他在公厕里洗漱,在街边长椅上睡觉,饿了偶尔会去下馆子,或用软件识别可食用的野菜充饥。历时一个多月,他走过45个场镇,9月2日抵达成都。

徒步期间的李成(化名) 。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到成都之后,他依然不知该做什么,决定去成都西边的山区继续思考。于是,走过新都、郫都、温江,他到了大邑县,在鹤鸣镇的一座山上呆了几天后,他熬不住了,于是打110求助。

李成说,他小时候父母离异,他18岁开始外出谋生,但每个工作都干不久,直到上次辞职,再次找工作遇挫,他心情失落。想起这些年自己没有成长和进步,未来的路该怎么走?他想不明白。于是,他决定出门,在路上好好想一想。

9月19日,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从大邑县公安局鹤鸣派出所了解到,民警说服他和一直不愿联系的家人通了电话,他答应回家。

21日,李成在大邑县救助站完成防疫隔离。他对澎湃新闻说,他已经购买了当日的车票,要回到母亲身边去了。

大山里打出的求助电话

9月6日,成都大邑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一个求助电话,一小伙子报警称,他在鹤鸣镇联和村山上迷路,被困山里,需要帮助。110指挥中心迅速将救援指令下达到鹤鸣派出所,教导员李俊带领辅警前往指定位置寻人。他们寻找的求助者就是李成。

成都大邑县鹤鸣镇联和村与斜源镇大鹏村接壤,这里地处邛崃山脉以东,属山区地形,距离西岭雪山很近,海拔在600米以上。初秋时节,天气转凉,山里连续阴雨,野外生存非常困难。

据大邑县公安局通报,李成今年22岁,四川巴中人,在重庆上班。此前因心情不好,想出门散心。7月下旬,他从重庆出门,漫无目的地溜达,最终决定往成都走。9月6日,他进入到成都大邑县境内。

李俊介绍,警方当时通过电话和李成反复沟通,确定他在出江镇大鹏村山上。山上不通车,李俊用电话引导他沿着山路向山下走。邻近的出江派出所民警随后也赶来协助,当天16时许,两个派出所的民警在位于鹤鸣辖区联和村新场、出江交界处的一个三岔路口将李成找到。

报警求助后和求助民警汇合。

民警见到李成时,他已经精疲力竭,又累又饿。吃完民警事先准备的面包和矿泉水,经短暂休息,他回到了鹤鸣派出所。

由于疫情防控,民警核实了李成的基本情况之后,按照当地疫情防控相关规定,开车将他送去县人民医院做核酸检测。核酸报告出来后,李成被民警安置到了县集中隔离场所,观察隔离结束之后再送其回家。

出门走走,从重庆走到了成都

7月23日,李成从在重庆市永川区租住的旅馆出门,往西南黄瓜山方向走去。他心里没有明确的目标和方向,他说,往那边走,只是因为那边是一个乡村旅游区,他需要去走走,散散心。

两个月前,他从上班的工厂辞职了,一直休息着,出发时身上还剩500多块钱。他说,当时找工作不顺利,心情糟糕。过去这些年,他也总是上一段时间班,玩一段时间。他在餐馆里打过短工、做过杂活,在富士康做过3个月工人,在京东方做过3个月工人。

这次找工作遇挫,令他很沮丧。他觉得,22岁了,不能再这么下去,需要好好想一想,未来应该如何生活下去。

他说,没有钱购买专业的户外设备,就网购了一个太阳能充电器,还有一个凹凸镜,他觉得这个可以用来生火,还能制作望远镜。还有一件铁制工艺品,实际上是没有开刃的刀具,他说在野外砍树枝、竹子用得上。另外,他还随身带了一个水杯、几件衣物、一把雨伞。

他走走停停,4天走了不到10公里,停下来就打游戏,也会在社交账号上直播徒步,但只有10个关注者。直播几天后,他觉得太耗流量,就停了。

他觉得还是需要一个方向。第4天,他在和游戏直播间里认识多年的网友聊天时,说起当年该网友曾邀请他到成都玩的事,他突然决定去成都。于是,他调整方向,拐向西北,往成都出发。

七八月份,川渝持续高温。第7天,李成到了重庆市永川区来苏镇,网购了一顶竹编遮阳帽,为等这顶帽子,他在来苏镇呆了2天。

“根据路程,一天走一个或两个镇,每过一个镇就在地图上标注一个星号。”他说,晚上就在场镇有公厕的地方歇脚,因为有自来水,洗刷方便,睡觉就在附近街边的长椅上。

在路上,他知道了川渝地区正面临大旱。他会尽量避开人多的地方,有时会遇到热心人,把他当成徒步旅行者,会送他一些水果。村里有人邀请他吃饭,路过核酸检测点,有人送他水和干粮。

路途中饿得不行时,他也会在场镇小馆子里吃一顿饭,炒一盘土豆丝,要一碗米饭,一顿饭一二十元钱。有时遇不到饭店,就在超市里买泡面。他说,这样的消费一天也只有一次。

路上,他会用手机软件识别可以食用的野菜,边走边找野菜吃。他说,一路上他吃过的野菜,有狗尾巴草、飞蓬、小蓬草、野艾蒿、蒲公英等。

他就这样走过了45个场镇,8月23日到达成都新都区和网友见面。

漂泊多年,最终选择回家

8月23日,李成走到了成都龙泉驿区洪安镇,有网友为他付了出租车费,他从这里打车去成都市新都区,和那位认识多年的网友见面。

他说,这位网友因为身体不太好,一直在家,也没有工作。

他们在新都区桂湖公园见面,一起打游戏。中午网友请他吃了饭,下午将他带到了公园一处公共厕所附近。他晚上就在这里洗漱,然后在附近找长椅睡觉。

见完网友,李成又失去了目标。他说,他了解了一下成都的环境,决定往西走,那边是山区,他觉得山里有野菜野果,可以继续在里面呆几个月再出来。

于是,他从新都区到郫都区、再过温江,进入大邑县到了鹤鸣镇一带,进了山。

他在山里的四五天,都在下雨,他用刀砍了竹子、树枝搭了一个简易的支架,再将伞撑在上面遮雨,饿了吃野菜野果。

成都以西的山区,环境比丘陵地区恶劣。气温低,雨水多,成都人夏天避暑喜欢往西边走。李成在山里呆了一周,没有饭馆,没有干粮,纯粹靠野菜,体力跟不上,他感觉实在撑不下去了,最终选择打110报警求助。

当他和寻找他的民警汇合时,这一趟旅程算正式结束了。

李成在鹤鸣派出所吃完饭被民警送往救助中心。大邑县公安局鹤鸣派出所 供图

在派出所吃完饭,民警核实了他的基本情况。李成称自己一直和家里关系不好,在外面再难的时候都没找过家人。经民警再三开导,他还是接通了母亲的电话,并答应回家。后来哥哥也联系到他,并给他转来了1000元钱。

李成说,他3岁的时候,父母就离婚了,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。他虽然跟着父亲,实际上父母两边都会去。他认为,父母没有不管他,但也管得不多。

李成称,他15岁初中毕业,父亲没有提让他继续读书。父亲问他想做什么,他说想和父亲一起做装修。从15岁到18岁,他和父亲学做装修,但是他对这个事没有兴趣,也和家里处不好关系。18岁时,他自己开始外出谋生。

他说,他一直通过一个劳务公司找工作,劳务公司给他推荐过很多事,都是短工。后来进了厂,每个月有五六千块钱的收入。

他每个工作都干不久,最长的三个月,做一段时间,又要休息一段时间再找事。这样过了几年,直到几个月前再次辞职,休息了两个月,再次找工作遇挫。他称,一些单位不要他的理由是太胖,他身高1.7米,体重一度180斤。

找不到工作,他心情失落,想起这些年,自己的确没有成长和进步,未来的路该怎么继续走下去?他想不明白。于是,他决定出门,在路上好好想一想。他说,一路走来,问题依然没有想明白,但是体重应该是减少了不少。

9月21日,李成隔离结束,他买了车票,准备回到南充母亲的家。下午6时许,他给澎湃新闻记者发信息说:“我快到老家了,手机我会放在别的地方,不会带身上,你那边可能(暂时)无法联系我。”那未来有什么打算?他说,计划在家继续思考一段时间,先待半年再说。“对于工作,我愿意消耗体力,但我不愿意花费太多精力。” 他说。

本文来自澎湃新闻(http://www.thepaper.cn/),侵权请联系QQ1580272392删除 上一篇:国常会第四季度将收费公路货车通行费减免10...
下一篇:满足烟火气的需要上海新版市容环卫条例不再...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