震后“孤岛”救援

更新时间:2022-09-07 20:33:31 阅读次数:

资讯内容

9月6日10时30分,接爱国村群众线索,一栋倒塌建筑物下埋有两名人员,森林消防支队人员正在进行搜救。本文图片 攀枝花森林消防支队供图

四川省甘孜州泸定县6.8级地震发生后已过两天,救援仍在紧张进行中。

9月7日17时,“9·5”泸定地震抗震救灾省市(州)县前线联合指挥部召开发布会通报:截至9月7日14时地震已经造成74人遇难,其中,甘孜遇难40人,雅安市34人,另有35人失联。

此次地震震中在甘孜州泸定县海螺沟冰川森林公园内,位于大渡河西岸,除了景区周边的得妥镇、磨西镇、燕子沟镇等周边乡镇灾情较重,地处大渡河下游位置、距离海螺沟数十公里远的雅安市石棉县王岗坪乡、草科乡等区域也有较重灾情。

村民使用救援人员提供的卫星电话和亲人联系报平安。

地震中,部分村庄因通信、道路中断,一度成为“孤岛”,王岗坪乡爱国村即是如此。

9月7日上午,爱国村妇女主任、村小学宿管老师杨万龙告诉澎湃新闻,地震造成周边山体滑坡,村内部分房屋倒塌,村民第一时间展开自救,从废墟里抢救出三名受伤人员。

攀枝花森林消防支队政治委员肖明远称,队员们在9月5日晚赶到了石棉县,而后依靠橡皮艇连夜“强渡”大渡河,奔赴灾区。9月6日上午,森林消防队员们到达爱国村,迅速投入到搜救失联村民、建直升机降落点转移伤员、排查危险建筑、疏导村民心理等工作中。

“看到‘橙色身影’出现在村里,大家都感受到了慰藉。”杨万龙说,因有村民遇难、受伤,大家都很难过,情绪也一直低落,直到救援人员赶到。

9月7日8时,攀枝花市森林消防支队盐边大队在爱国村搭设救灾帐篷。

“孤岛”村民自救

地震发生时,杨万龙正在学校里。“我在一楼往外面跑,但很快意识到,当时正是午饭时间,我们还有学生在二楼食堂吃饭。”杨万龙告诉澎湃新闻,她当即往二楼跑去,地震带来的摇晃让人站不稳,她几乎是“手脚并用”朝楼上爬,眼看着楼梯晃动。“我爬到一半,就发现学生已经跑到了楼梯口,我赶紧招呼他们不要下楼,集中到墙角蹲着。”杨万龙说,很快地震结束,她立即和其他老师、村民将学生转移到空旷地带。

爱国村位于两座大山之间,大渡河的一条支流从村前流过。杨万龙说,抬眼望去,村庄周围不少山体出现了塌方、滑坡,原本的植被消失不见,岩石和泥土裸露在外。“当时山体滑坡很严重,有可能造成河流堵塞,我想到靠近河边还有六七户村民,比较危险,就跑去将这些村民转移上来。”做完这些,杨万龙和其他几名乡、村干部分头行动,将分散在各处的村民集中到空旷处,然后排查人员,清点房屋受损情况。

救援人员为孩子们做心理疏导。

“村里小学师生120人左右,没有出现伤亡,教学楼、教师宿舍楼等没有倒塌,但有些裂缝,操场变形了。”杨万龙称,村里少数砖垒房出现了变形、裂缝和局部倒塌,而土坯房坍塌较多。

经过排查,村干部们发现有人员被困,当即组织村里的民兵和青壮年进行救援。“通过跟村民了解,跟周边的邻居了解,他(被困者)有可能在哪里,我们就到那里去找。”杨万龙称,“大家使用锄头、铲子这些工具,自己去挖、自己去救,从废墟里抢救出了三名伤员。”

爱国村卫生院两名医生和村民一起,从卫生院找出一些医疗物资。“受伤人员第一时间得到了检查,以及简单的外伤处理。” 杨万龙说,因外出道路被破坏,村里当时无法获得外界援助,只有先自救,再等待救援。

“地震发生后,手机没了信号,不过我们村附近有一个沙场,那里有一部卫星电话,地震后,我们使用它向上级简单汇报了情况。”杨万龙说,爱国村曾是乡政府所在地,储备有少量的救灾物资,包括帐篷、铲子、被子、手电等,“幸好有这些物资,村民们才能在第一时间进行自救。”

地震后饮水也成了问题。杨万龙称,村里将两家小卖部的矿泉水集中起来,“首先保障老年人、孩子”,接下来又组织人员上山抢修输水管道,满足村民生活用水。

地震后的第一个晚上,村里将所有村民都安顿到了空地上,因帐篷有限,不少村民彻夜未眠。杨万龙回忆,当晚余震不断,对面大山时不时会出现垮塌,落石滚落进河的巨大声响不时传来。

9月7日8时,救援人员使用无人机搜寻一名失联人员。

森林消防连夜渡河救援

震后第一夜,彻夜未眠的还有赶来救援的消防队员们。攀枝花森林消防支队政治委员肖明远告诉澎湃新闻,地震发生当晚,150人的队伍即赶到了石棉县,而后连夜乘坐橡皮艇“强渡”大渡河,向受灾严重的王岗坪开进。

“消防救援人员几乎没有休息,只是在等待乘船的时候稍微调整了一下。”攀枝花森林消防支队一名救援人员告诉澎湃新闻。现场发回的视频显示,6日凌晨2时左右,部分队员趁橡皮艇未到,坐在岸边休息。而在这之前,不少伤员从上游转运而来,在他们的协助下,被送去医院。经过近4个小时十几个批次的运送,150名救援人员于凌晨6时全部渡河完毕。

据救援人员介绍,队伍乘橡皮艇向上游前进五六公里后遇到一处水库大坝,需要徒步登上去,再乘坐原本用于清理垃圾的船只到达王岗坪乡挖角村码头集结。挖角村码头通往幸福村、跃进村、爱国村等灾情严重村庄的道路出现塌方,损毁严重,车辆无法通行,而这些村庄通信一度中断,难以联系。

队伍从挖角村出发,徒步向前述村庄前进,同时不断排查沿途危房。因部分道路被滑落的山体、巨石阻断,救援人员不得不使用绳索小心通过,有时越过一处塌方点就要花费一个小时。

“我们徒步走了15公里左右,然后又乘船,最终在9月6日9时左右赶到了爱国村。”肖明远称,目前攀枝花森林消防支队有120名队员在爱国村,另有30名队员在跃进村救援。

“看到‘橙色身影’出现,村民们觉得慰藉,尤其是小孩子们,见到直升机,很激动,兴奋地喊叫。”杨万龙说,因有村民遇难、受伤,大家都很难过,情绪也一直低落,直到救援人员赶到,带来了安全感。“救援人员带来了卫星电话,不少村民借来和外地的亲友报了平安。我的两个孩子在县城,我也和他们取得了联系。”杨万龙说。

9月7日10时,救援人员将爱国村受伤群众转移至救援直升机。

迅速开辟直升机降落点转运伤员

肖明远说,救援人员赶到后,当务之急是继续救援塌方埋压人员,“我们采取逐户排查的方式,使用生命探测仪、红外热成像仪等手段展开搜救,利用撬镐等工具营救被困人员。”

肖明远说,据爱国村村民称,山上有两名老人刚做了手术,行动不便,“我们安排人员上山将老人背到了山下的村民集中点。”

据统计,爱国村共计342户948人,除了少数村民外出打工,其余人基本都在村里。7日中午,肖明远向澎湃新闻介绍,该村因地震出现伤亡,另外还有人失联。“(失联人员)是在山上放羊的一个村民,目前人和羊都没找到。我们支队正在使用无人机搜救,搜寻他可能去的地方。”肖明远说。

此外,部分队员到附近村落开展救援工作,并将部分群众转移到了爱国村安置点。森林消防队员还迅速在爱国村开辟了一处直升机升降点,和友邻单位救援人员一道将伤员及部分身体不适的群众转移至医院。

肖明远称,针对震后村民可能遭受心理创伤的情况,7日上午,支队派出心理疏导队伍,对学生和群众开展心理疏导。“这时候能够发挥一些作用,我们希望,不仅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,也能够从精神上鼓舞他们。”

据肖明远介绍,截至7日中午,爱国村仍面临“断路、断网、断电”的情况,部分物资保障出现困难。“直升机已经投送了一些医疗物资,转移了一批伤员。”肖明远说,目前村里依靠发电机发电,急需柴油、机油等物资。

9月7日16时30分,直升机向王岗坪乡爱国村运输粮食、蔬菜等救援物资。

“天气预报说未来几天或许有大雨,我们要做好准备,需要多运来一些帐篷等物资,安顿好村民。”肖明远说,目前村内人员吃饭没有问题,“大家家里有什么、地里种了什么,都拿出来一起做饭吃。”

“因为我们这里安置点稍微大一点,相邻两个村的一些转移不出去的群众也会朝往我们这里转移,所以我们现在(最重要的事情)就是把这些人员安置好。”9月7日中午,杨万龙告诉澎湃新闻,目前村里除了缺柴油、机油等,也缺饮用水等生活物资。

据肖明远介绍,相关问题已向后方反映,正在解决。澎湃新闻注意到,9月7日16时30分,直升机向王岗坪乡爱国村运输来一批救援物资,其中包括村民急需的粮食、蔬菜等生活物资。

目前,震后“孤岛”已陆续恢复通信。据“9·5”泸定地震抗震救灾省市(州)县前线联合指挥部9月7日17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通报,四川通信行业累计出动抢修人员2247名、卫星电话202部、应急通信车40辆,调用大型高空全网无人机飞行三架次,采取铺设临时光缆、空投卫星便携站、利用卫星基站车等方式,目前已全部恢复泸定、石棉所有乡镇通信。

本文来自澎湃新闻(http://www.thepaper.cn/),侵权请联系QQ1580272392删除 上一篇:50年50人垂秀夫中日互给“下台阶”的空间就...
下一篇:“汶川哥哥”刷屏14年前被救的孩子正在守护...

发表评论